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隐秘的角落》导演辛爽:只喜欢作品被看见,其他很排斥

《隐秘的角落》导演辛爽:只喜欢作品被看见,其他很排斥

图片说明:《隐秘的角落》导演辛爽:只喜欢作品被看见,其他很排斥,。

随着今夏一部《隐秘的角落》(以下简称《隐秘》)的热播,将原本“隐秘”在片子背后的导演辛爽推出水面。学法律的辛爽,因为对摇滚乐的喜爱,2001年加入了Joyside乐队,五年之后,他厌烦了昏天黑地、人声鼎沸的乐队生活。离开了乐队,他做过音乐幕后,也开过广告公司。辛爽说,从早期的乐手经历,到后来去上班,再到现在做导演,都是什么年纪做什么事。“如果非得找乐队经历和做导演的联系,应该说,两者都是需要表达的事情,可能我需要一个工作来承载我的表达,要不然就憋疯了吧。”虽然没有专业学过电影,但辛爽觉得一切都是命运使然。经历的所有,会让你把对世界的感受,对人的感受,最后变到片子里,被观众看到。朋克、摇滚乐、吉他手、导演,这些都是打在辛爽身上的“标签”,它一方面证明着辛爽的存在,一方面又阻碍着他自己究竟是谁的认知,对他而言,这些名词代表的仅仅是经历而已。辛爽说,拍片的时候,他在现场是导演,生活中,在大马路上他就是一个普通青年,就是辛爽。辛爽在片场。乐队:做了五年乐队,想要换一种生活上世纪90年代末,全国的乐队已经呈现遍地开花之势,而且摇滚乐的各种分支流派如重金属、朋克、实验噪音等,都产生了各自的代表乐队,这一时期的乐队最具独特性和创造力。但因为商业机制匮乏,有很多不为大众熟知。在这一背景下,2001年,Joyside乐队成立。Joyside成立之初就被看做北京最好的朋克乐队,热爱摇滚乐的小青年辛爽在乐队担任吉他手。2000年初的音乐市场并不景气,既没有音乐节也没有音乐综艺节目,“市场特别不可以”,辛爽回忆,那会儿普通的一场演出,一个人能分到200块钱,就是个打车钱,最惨的会分到十几块钱。做乐队,是没法作为谋生手段的。和“无法糊口”的困境相比,更让辛爽感到厌烦的是那时的生活状态,连续几年生活在这种状态下,他想换一种方式去生活。2006年,辛爽离开了Joyside。辛爽自认天生就不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而摇滚乐要有纯粹的艺术家精神,才能够耐得住嘈杂和寂寞,辛爽深知自己做不到。与其那样的话,不如换一种生活,不拧巴了,换一种相对更接近人间的生活。萌芽:导演是很理想的一个职业辛爽对于“拍片”的兴趣,早在乐队时期就萌发了。上学的时候辛爽就喜欢看戏剧类的书,比如《等待戈多》。做乐队的时候,辛爽就老想拍个MV。那时他同时在光线上班,光线那会儿还没有开始做电影,辛爽的工作就是负责所有节目中的音乐部分。因为想自己拍MV,辛爽还特意找了同事,从光线弄了台机器出来,用那种巨大的机器和古老的贝塔带,加上自己写的创意,来拍MV。现在回想起来,这一段不成熟的经历特别像导演职业的“启蒙”,更为重要的是,它让辛爽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对这个事感兴趣。 辛爽执导《幻乐之城》。随着可以拍视频的(佳能)5d面世,个人可以买得起机器了,辛爽迷上了拍摄,经常自己拿着机器随便瞎拍,再剪出来,会觉得这事有乐趣。2013年,辛爽和几个朋友合伙做了一家广告公司,开始接一些广告、MV这样的业务。刚开始做广告公司的时候,创业公司会遭遇的问题辛爽都碰到过,接不着活、压价,给人多点儿服务。但是也有“福利”,碰到自己特别喜欢的题材和内容,辛爽就会自己去拍,越拍越上瘾,他发现自己对“导演”这个职业还挺向往的。辛爽说,做导演有个特别大的好处就是,这事是可以干一辈子的,不存在退休,只要你愿意拍,你可以拍到死,并且这事又可以表达世界观,“是很理想的一个职业。”辛爽从来没有特别期待过,有一天自己真的可以做导演,执导一部剧集或电影。但如果今天他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还在拍着广告或者mv,他也觉得挺好,也挺开心快乐的。走红: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家吃完饭,把碗刷了在《隐秘》开播之时,辛爽还没有百度百科词条,能够搜集到关于他的个人信息极少,寥寥数语基本都是因为综艺《幻乐之城》。2018年,辛爽在综艺节目《幻乐之城》里拍了五支短片。《幻乐之城》的音乐总监是梁翘柏,辛爽曾经帮他拍过东西,两人因此相识,梁翘柏就邀请辛爽去这个节目玩一玩。从答应梁翘柏的那一刻起,辛爽就意识到了会引起多大的关注度,这是“综艺的力量”,能让大众看到你的同时,也让业内看到你。“之前我跟人家说,我会拍故事,没有人相信。谁会把那么多钱交到一个我不知道你是干嘛的人手里,没有人敢做这样的决定。”《幻乐之城》的录制持续了半年,中间已经陆陆续续有项目找到辛爽,这其中就包括《隐秘》的制片人。辛爽有些宿命论的感叹,“(做导演)这个事我觉得宿命使然。”辛爽在片场。反倒是现在突如其来的赞美和关注让他感到一丝慌张,“名利场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只喜欢拍东西,只喜欢作品让观众看见。其他事情我都很排斥的。”辛爽语速加快,“我这人连手机都特别讨厌,我也讨厌微信,我恨不得世界上手机都消失,我的理想是用回诺基亚。”随后他又很快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没办法,就是宿命使然。给我推到哪儿我就在哪儿了,随着浪花走呗。”毕竟曾经也是一名摇滚青年,见过“千万双手在我面前挥舞”的场景,聊到这里,辛爽连连摆手,“所以就腻歪了,我就跑了嘛。我不喜欢那种特别嘈杂的生活。”对于“享受荣誉”这事,辛爽不能说没有兴趣,但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他说自己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家吃完饭,把碗刷了,站着刷碗那一刻,他觉得好放松,那一刻千金不换。孩子: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随便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尽管开始被不了解剧情的人误认为执导了一部“儿童剧”,《隐秘》中爱的捆绑、恶的滋生,无不带着成人童话的暗黑感。《隐秘的角落》辛爽的儿子今年六岁半,马上到了要上学的年龄,会不会送他进“奥数”班?辛爽耸耸肩,“看他的兴趣,如果对数学真有兴趣,那就去学呗。反正我对数学没兴趣。”辛爽的教育理念就是,你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随便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有时候辛爽在家里弹琴,儿子跑过来说,爸爸你能不能别弹了,好吵啊。辛爽至少知道了,那一刻儿子对弹琴这事是没有兴趣的,所以自己也不会逼着儿子跟自己学吉他。“无所谓,你爱干嘛干嘛,只要你不伤害别人,只要你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只要你有爱人和被爱的能力,正确理解什么是爱,什么是悲伤,我就没有其他的要求。”看片:《双峰》是我心中真的神作作为一名“非科班”出身的导演,辛爽并没有靠巨大的阅片量换取“敲门砖”,他有点无奈,“因为太懒”,“看一个剧我要鼓起巨大的勇气,因为我不会像一名观众一样只是单纯地享受,会看光,看这段人物是怎么做的,对我来说就跟学生上课一样。我也是个懒的人,我也不爱上课。”但是他喜欢的作品,会反复看。从《渴望》到《马大帅》,辛爽拉的片单都极具生活气息,在他看来,如今大家都夸《隐秘》生活质感强,而他的养分来源就是这些经典老剧。“我成长的时候,看到很多国产电视剧,都特别好。”辛爽两眼放光,“你说《渴望》多牛啊,每个细节都值得你去品,每个人物都是活在剧里的,你都觉得他是个真人。还有《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里的那棵树,多棒的细节!”辛爽也有自己喜欢的美剧,大卫·林奇的《双峰》。虽然是1990年的片子,到现在为止都还有人在讨论。每看一遍,都会有新的发现,看到新的不同线索。“《双峰》是我心中真的神作,我离神作还差太远。但是我是希望做一部这样的作品,能让观众得到无限的乐趣,跟玩游戏一样。”辛爽导戏。音乐:标签这东西本身就不自由辛爽自认早已不是“职业音乐人”,但音乐是流淌在他骨子里、血液里的元素,是他没法离开的物质。现在他也写写歌,但不会卖了,最多是朋友听听,也不想把它制作出来。在音乐领域,他觉得自己能干的、该干的,都干过了,“我想表达的都表达过了,现在换一种表达方式,我觉得也挺好。”虽然已经离开Joyside十多年,辛爽和乐队成员之间一直保持着联系,偶尔会聚一聚,喝点,聊聊天。刘昊是school(酒吧)的老板,辛爽没事的时候就会去school喝一杯。Joyside曾经以惊艳的姿态问世,有评论这样形容他们,“乐队成员略带颓废的着装、行事的古怪风格、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概、不羁的生活作风和舞台上下酒鬼的形象引来无数青年争相模仿。”2004年乐队的第一张专辑《Drunk is beautiful》声称“这里没有你们想要找的时尚,我们只爱你们的钞票”引发争议。曾经那样高调、无所顾忌的高声呐喊过,转身之后的自己还是不是一名朋克青年?辛爽笑笑说,虽然Joyside早年走过朋克路线,但后期风格也变了,“我们总会在特别年轻的时候给自己贴一个标签,我们是谁,后来慢慢的你会讨厌那种标签,会觉得标签这东西本身就不自由,要喜欢自由的话,就自己得把标签撕下去。”朋克、摇滚乐、吉他手、导演,这些都是打在辛爽身上的“标签”。辛爽说,拍片的时候,他在现场是导演,生活中,在大马路上他就是一个普通青年,就是辛爽。“我其实就是喜欢骑骑摩托、买点衣服,然后躺着看会儿《马大帅》。”在采访结束之后,辛爽一直叨唠着,好想回家看《马大帅》,疫情期间,他把《马大帅》又重头刷了一遍,但还是没看够。此前他的手机壳一直是彪哥(剧中人物范德彪)的图案,直到那一款用坏了,如今他又新下单了彪哥的文化衫,“怎么还没有到货,着急。”那一刻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朋克”,却很自在,很“心爽”。新京报记者 刘玮 实习生 曹煜鑫编辑 佟娜 校对 危卓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手机一区视频_AV成人AV影院_亲爱的提供亚洲口前野生--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隐秘的角落》导演辛爽:只喜欢作品被看见,其他很排斥

文章地址:http://www.fiLmcritica.com/article/79.html
有关热门【《隐秘的角落》导演辛爽:只喜欢作品被看见,其他很排斥】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