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刀电影张院士与作家方方的“口水战”,张院士道歉?还是方方道歉?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太原和信摩尔电影院_电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_什么电影感动人--校花电影资讯网
人性的丑恶,大抵弯刀电影是相同的。所以人们常说:可怜弯刀电影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前段时间,有朋友在社交媒体感慨:中国有一群人,遇到困难的时候求记者,没遇到困难的时候骂记者,而且骂得最厉害,深以为然。干过媒体和被媒体干过的记者们,都深有体会。5月12日,张伯礼教授,通过网络直播主讲了一堂以“众志成城、科学防治,在抗疫斗争中彰显民族自信心”为题的抗疫思政课。在讲课过程中,张伯礼院士用一张图批评了极少数“知识分子”疫情下扭曲的价值观。在报告会上,在肯定青年一代在此次抗疫中的成长和担当时,张伯礼院士还专门提到了一些反面案例,例如许可馨、梁艳萍、方方等人在疫情期间的不当言行,抨击其扭曲的价值观,反问极少数“知识分子”:家国情怀何在?而在张伯礼院士例举的“极少数价值扭曲”的知识分子中,就有包括此前引发广泛批评的留学巨婴许可馨、高校教授梁艳萍以及弯刀电影武汉日记作者汪芳。对此,方方5月13日发微博要求张伯礼道歉:汪芳这一席话,简单地翻译过来就是:张伯礼要是不道歉,你就是没有基本常识、判断以及良知的人。昨天,方方又发微博表示:一码归一码。我很赞成郝海东的这句话。了解到,张先生疫情期间一直在武汉抗疫,并且在动了胆囊手术的情况下,很快又重上一线。我很感动,也很佩服。武汉人民会记得张先生的功劳。就事论事:张先生以讲课方式,开启对我和梁教授的批判,而且用了非常不理性的词句,方式有如文革。这是张先生的错。但是张伯礼院士以自己的亲眼所见驳斥了“方方之流”躲在屋里的道听途说来的杜撰内容。正是这一番“敢言”之举,让张伯礼院士遭到了汪芳之流的围攻,此时“方方们”不再强调言论自由和包容批评,他们上来就给张伯礼院士扣帽子,要求张伯礼院士出面道歉。5月11日,方方在微博上说:“永远要记住武汉人的奋斗,还有无数人的相互帮助。这些事都必须记录在案:武汉敲锣救母女子的微博。”同时,方方转发了“敲锣的我”的微博。武汉市民“敲锣的我”,在武汉封尘时,因母亲罹患新冠肺炎得不到及时救治而在阳台敲锣,最终引起舆论关注,母亲得救,得名“武汉敲锣女”。如果说有子弹,那尖锐刺耳、极不和谐的敲锣声,毫无疑问就是锋利的子弹啊!方方、梁艳萍、许可馨等辈发表不恰当言论,完全一副看热闹的姿态,在武汉的头半个月里里,由于对疫情的无知而仓促应战的确很混乱,但持续时间很短,随后是秩序井然的医务人员、社区人员和疫情的斗争。方方身为一个作家,想要写出流芳百世的作品,就要不断修改、推翻自己的作品。听不进别人意见的人,写出的只会是充满个人偏见与局限性的东西,怎么能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作品?记录在此。等着汪芳道歉。或许近期她不会,但我希望有一天她会,如果她尚有基本的常识、判断以及良知的话。我们不知道汪女士有什么伟业,但是她的这些所作所为将成为其一生的污点,唯有道歉可以洗去这个污点。